解决堂弟(1/2)

“中间是最好的位置。”爸爸常说。

据说,银霁出生时,大名差点在惠和、守成、其庸之中产生。产床上,妈妈气哭了,指着窗外的雪景,人生第一次对爸爸说重话:“你现在就去买条狗,叫张居正、孔仲尼,我都不管你,我女儿的名字就叫霁,你敢反对,咱俩就玩完了!”

a市人以可怕的上进心着称,爸爸是其中的异类。哨声响起在早教阶段,所有父母都为了一个公立幼儿园的学位挤破头,银霁家也不能免俗。一个小班塞满了70个孩子,是人们看重名师效应的成果。本届省理科状元是班主任带出来的,在她手上,理科状元小小年纪就学会了从一数到一百,再从一百数回一。

亲朋好友使劲撺掇,有人的出人有力的出力,爸爸插不上话,只好看着小小的女儿像沙丁鱼一样,被关进那个罐头,唯一能做的只有拼命挤到报名队伍前面,赔着笑脸向班主任请求:“把她安排在中间的座位就好。往后靠靠也行……”

其他家长都不解地看着他。就算幼儿园教室是大长桌,离黑板最近的孩子也一定最受老师关照。老师亲属、地方企业老总家的小孩已经预定走了大部分,剩下的少数位子还有个人努力空间呢,这家倒好,还没开打就自行举了白旗。

银霁还没上幼儿园,就明白了数字0和透明的意义,家人引起重视,爸爸吓坏了。择校的事已成定局,他想尽办法要把女儿藏起来。

如他所愿,整个小班阶段,银霁在班上的颜色是透明,存在感是0。老师问:“有人会念古诗吗?”大半同学踊跃举手,银霁一看这么多人,也不缺她一个,想想还是算了。

老师又问:“有没有同学愿意帮老师收拾教具?”

孩子们面面相觑。

老师换了种问法:“有人愿意当官吗?”

全班都举手。银霁想了想,她不想当官,更不想搞特殊,也举了手。

有一次,银霁的同桌上课时跳到桌子上唱歌,年轻老师束手无策,她绝望地看看孩子们,总不能仰仗全班70个班长吧?

银霁有一个办法。她堂弟在快餐店霸占滑梯,伯伯伯母和服务员阿姨好说歹说,他就是不肯下来。银霁“咚咚咚”跑过去,指着他的鼻子大喝:“银礼承,你真丢人,大家都看着你呢!”

银礼承不明白丢人是什么意思,银霁冲上去扒了他的裤子。

“都来看小雀雀!”

银礼承哭着下来了。

所以遇到这种情况时,只要有人胆敢扒了闹事者的裤子,这节课就还能继续下去,一定是这样的。

“你不动是对的。”爸爸赞许,“枪打出头鸟,况且你这么做,同桌会记仇。”

“这是记仇的问题吗?”妈妈戳戳银霁的脑门,“你才这么点大,处事怎么这么极端?”她指的是快餐店里的事。

“银礼承怎么都不下来!”

妈妈回头:“这事你怎么没跟我说?”

爸爸当时也在场,没能拦住银霁,事后没少给大哥一家赔礼道歉,现在却优哉游哉喝着茶:“小孩子嘛,谁和她计较。”

又抬头看银霁:“长大就不行了,听到没?”

银霁斟酌着“不动是对的”和“小孩子嘛”之间的平衡性。有银礼承这个例子在前,扒裤子大法确实可行,但采取行动的人不能是银霁,就像在快餐店里,这个人不能是爸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