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1/2)

己的哽嗓刺去。

动作之快让猝不及防的杨云佐根本没时间去阻止她,眼见着一场血淋淋的惨剧即将上演。

可是竹尖刚触到她柔软的脖颈,连点油皮都没碰破,一下子就化为了灰烬。

「我现在不但杀不了它,我连自己都杀不了了。

」林灵翎一摊手,粉粉面面撒落在地上。

杨云佐默念咒文,轻诵道:「神视幻观!」神视幻观是咒术中基本的基本,主要是能侦察敌人的状态。

但是如果像杨云佐这样高深的术力,不仅能看清表面的情况,连身体内血管里流动的血液与跳动的心脏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林灵翎的zǐ gōng中蕴藏了一团黑气,看来还是只未能成形的妖兽。

可从这团黑气中伸出了无数根细小的黑色线体,根根连在了她的神经上。

范围从大脑这类的中枢神经到皮肤上的末梢神经。

杨云佐收术沉思了片刻,xiōng有成竹的说:「我现在只能暂时将它镇压,使它进入休眠期而停止成长。

」密室里香火缭绕,林灵翎躺在地上,赤裸的身体上画满了各种各样的符咒。

有些她都不认得,应该是属于上古失传的咒术。

同样赤身露体的杨云佐看出她心中的不安,体贴的安慰她道:「放心吧,没把握的事我是不会做的。

」说罢,他双臂将她双腿分开,一挺下身,粗硬的yīnjīng熟门熟路的进入了女体内。

那黑气瞬时生出反应,yīn道内壁产生了大量的粘液与惊人的吸力。

而林灵翎也开始「嗯嗯啊啊」的进入了状态。

「翎!用清心咒使自己平静下来。

」他如同当头bàng喝的大吼道。

清心咒只是一种修炼之人为平复心中生出的种种幻念的咒术,林灵翎平时不是没用过,但这种咒术无法消除肉体上的感觉。

可是林灵翎相信他,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利用剧痛所带来的刹那间的清醒,开始默念清心咒。

仿佛能觉察到危险似的,瞬间那气团膨胀的几乎都将她整具身体挤爆。

皮肤表面的细微血管已开始爆裂渗血,体内的心脏开始无法承受这突如其来的巨力,努力将这力道通过血管排放出去。

血管壁根本无法承受这力量,眼看着林灵翎即将香消玉殒。

杨云佐再次一声大吼,双掌叠放在她肚皮上的那圈咒符上。

那咒符一下子隐进了林灵翎的身体内,杨云佐利用神视幻观清楚地看见,黑气被咒符团团包围逐渐缩小。

但离消失总差一口气,这黑气缩成了拇指大小后就像冬眠了的生物隐在她的zǐ gōng内。

看着肚皮恢复如常的平坦,杨云佐脸色依然凝重的对林灵翎说:「这妖兽要比我想象得厉害,我原以为凭我的术力至少能将它永久性的封印。

但没想到它不仅竟然能够存活下来,而且,只要再过些时日它依靠你的身体jīng华就能够再次复苏。

所以你必须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不想还没找到解决的办法,你却让我们自己人找到给解决了。

」说完后,他知道自己稍后还必须郑重的再重复一遍。

因为剧痛虽然消失了,但林灵翎身体内的兴奋感却如同被打开了闸门奔流而泄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第八章璇玑在霍雍的劝说下终于答应回自己家去住了,但要他被迫保证每天至少和她见面一次。

这点小事,他还是能做到的。

而听璇玑说,近几天她的母亲慕容筝最近的应酬特别的多,根本连家也不回了。

见不到人自然就吵不了架,所以她的心情相当的不错。

现在霍雍成了慕容家的常客,反正也见不到未来岳母。

自从知道霍雍喜欢她穿制服,璇玑的衣橱多了不少私藏品。

有一些是专门订做的,有一些可了不起,是从地下黑市淘来的。

就像璇玑现在穿的这件——正版07款女式警服。

据说这件警服的前任主人现在在某个不知名的国家或不属于某个国家的某个不知名小岛做某个富人的私人性奴隶。

长短还合适,只是xiōng口有点紧,腰部有点大,裙子也有点窄。

不过经过璇玑自己进行的修改,该放的地方放,该收的地方收。

唯一有大改动的是裙子变成了超短裙。

只要稍微有一点动作,就可以看到只有霍雍才能看到的情趣内裤。

经过这一段时间两人相处,恋情迅速的发展。

他们两个的关系越来越融洽,越来越合拍,简直是心有灵犀。

除了最后那一关,两个人搂也搂了,抱也抱了,什么都做过了。

璇玑伏在他的双腿之间,卖力的吸吮着他的肉bàng。

她在这方面简直就是个天才,只稍稍提点一下,她就知道该如何合理的分配使用自己的手、乳房、嘴甚至脚。

不过现在霍雍的注意力并不在璇玑身上。

慕容家丰富的藏书量才是他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他坐在慕容家的地下藏书室的地板上,周围堆满了已经看完或还未看过的书籍。

他甚至无视璇玑所作的种种努力以及晃动身体所造成的春光外泄,在他眼中这些珍贵的古代手稿更值得一看。

璇玑含了半天,连舌头都有点发麻了,可却得不到心爱的人一丝赞许。

她有点赌气地站起身来,一pì股坐进了他的怀中。

翻弄着霍雍已经看完的书,她发现所有的书都是关于古代西域的书籍,有不少还是手写的笔记。

她探头看他正在看的书,以她掌握英法德西日五种语言,同时也粗通希腊与阿拉伯语,上面竟然全是不认识的字符。

「大哥,这是什么文字啊?」一连问了两遍,霍雍才听见。

他有点依依不舍放下手中的书,「这是古回鹘文,是讲……」璇玑当然没有兴趣知道里面的内容,她最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他会懂这么冷僻的语言。

他并不是在那块土地出生,那块土地长大。

他生于斯长于斯,是个地地道道的上海人。

霍雍没有解释,当然他也知道若是解释了大概也不会有人相信,这些书籍原本最多只能通过上面字符和图释认识其中的十分之一。

可是经过前几天的那场大病后,这些字仿佛是自己跑进记忆里的,一个个鲜活的出现在脑海中。

既然他不回答,璇玑也就不再问下去了。

她在想,为什么会爱上眼前的这个人,她并不知道原因。

她只是知道,她很爱这个男人,一时一刻都离不开他。

现在的他那么专注的做着一件事情的神情,更是令她痴狂。

「大哥,我……」还没有讲完。

霍雍看了看表,时间已经很晚了。

他准备起身告辞。

「大哥你可以晚上住在这里啊。

反正我妈妈不知道会不会回来?即使她回来也不会到这里的。

」霍雍被她的提议打动了,毕竟这些书籍的诱惑不是一点两点。

知道他这个决定,璇玑十分的开心。

今天晚上她必须要好好思考一下,如何把她的霍大哥的视线从那些书转移到她身上。

霍雍一边翻阅书籍,一边在享用璇玑给他亲手做的小点心。

从她将这些点心放在这里离开后,就没出现过。

而霍雍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这些书上,一点也没有发觉璇玑的不在。

他看了不知道多少时间,只觉得两眼发涩,有些酸胀。

他放下手中的书稿,在屋子里走动。

而他的心思全都在刚看的那本珍贵手卷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