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1/2)

具尸体可没有那么怜香惜玉,撕开她下身的裤子,直接就塞了进去,而且尺寸感觉比他的要大很多。

还没有来得及适应肉bàng的尺寸大小,她的丰臀就被另一双干枯的大手抬起。

她感到有很不详的预感,还没等预感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比刚才更加剧烈的撕裂感从后庭传来。

她眼前金星直冒,浑身冒虚汗。

她虽然后庭不是第一次接纳异物的进入,但是以往都是在足够充分的前戏和大量的润滑下才完成的。

像遇上这样肆无忌惮的闯入者,她可是平生第一次。

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同时被一把锐利的长矛狠狠地刺穿了,然后又被人将自己撕成了两半,并将撕开的部分钉在了高柱上示众。

而这时,一根腐烂长满蛆的超大肉bàng在她眼前出现,直接塞在她那傲人硕大而坚挺的35d豪乳之间。

一半是白骨一半是腐肉的pì股压在了她的脸上,一阵恶臭熏得她直反胃。

由于鼻子被压住无法呼吸,只能张开小嘴喘气。

可能感到了喘出的热气,那具尸体把pì股向下压了压,正好把它的pì眼对准了小嘴。

她连呕都没办法呕,那个还有一条白色肥大的蛆进出的pì眼就堵在了她的嘴上。

屈辱的眼泪不停的从她的眼睛里流出。

大概铁尸的肉bàng能够分泌出类似于麻药和春药的液体,疼痛渐渐的被如cháo的快感所代替。

林灵翎开始主动的迎合着前后洞xué的抽chā。

最后反而占据了主动,拥有了主导地位。

前后两具铁尸反过来在迎合着她的前后摆动而摆动。

乳交的铁尸把肉bàng从双峰中抽出,转过身来,双手抱住她的后脑,将肉bàng送入她的小嘴。

即使被chā得很深,她很快就可以完全适应了。

大概一个多钟头后,三具铁尸拼命的将肉bàng抵在洞内,大量的jīng液被送入她的体内。

如同豪饮一般,她大口大口的将带有蛆的jīng液咽下。

等全部射完后,三具铁尸仿佛完成心愿般声嘶力竭的仰天大喊。

一阵风吹过,三具铁尸随着风渐渐的化为地上的尘土。

林灵翎犹自躺在地上,全身原本白皙细腻的肌肤被抓的青一块紫一块,那对豪乳更是伤痕累累。

小xué与后庭被重创,红色的鲜血混着绿色的jīng液,夹杂着白色扭动的肥蛆流出来。

脸上也一样,jīng液顺着嘴角淌下。

只是嘴角微微向上,好像在笑似的,但是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从眼角处落下,落在地上渗入大地之中。

「乒」的一声,仿佛结束了使命般,那悬在空中的鬼魄碧晶碎裂成了点点晶粒,撒落在地上。

此时,在村镇外围已和后援部队会合的杨云佐终于打倒了最后一个行走的活尸。

就在所有人欢呼胜利的时候,他却隐隐感到一丝的不安。

手机上传来了一封短信,是林灵翎发的。

她让他单独到村镇某处的仓库来,带上衣服和急救箱。

杨云佐施令让受伤的队员接受治疗和就地休息,留下几个照料他们的队员,其余的人都被他安排到了别的地方巡查,他按短信所说的独自前往。

半个小时以后,当杨云佐扶着伤痕累累的林灵翎回到村口,所有的队员都鼓掌向她示以敬意。

因为在他们的思想里,林灵翎是单独打倒幕后黑手的最大功臣。

只有杨云佐知道她身上这件完好的制服下,原本傲人的身子已经是面目全非。

从他扶着她身子的手上至今仍在传来不停的颤栗和阵阵的凉意。

三天后,杨云佐来到了林灵翎的宿舍门口前。

她这三天都请了病假,但既没去医院看病,也没有和他有过联系。

他敲了半天门,但里面始终没有回应,他仍不死心,继续敲门,还是没有回应。

悻悻然,他只能选择离开。

昏暗的房间里,厚厚的窗帘阻挡了所有企图照射进屋子的阳光。

厨房的冰箱前,地上已经堆积了不少吃剩下的垃圾。

而通过打开的冰箱的灯光,林灵翎全身赤裸的坐在冰箱前,饥不择食的大口大口咀嚼着带着血丝和冰碴的生肉。

她xiōng前的乳房比以前至少大了两个杯罩,沉甸甸的垂在xiōng前,而她的肚子足有正常孕妇六七个月身孕的大小。

房间内除了咽食和咀嚼的声音外,一切静悄悄的……第六章浦西临江畔,一幢高耸入云的大厦在夕阳的映射下显得格外的壮观。

这就是被选为全市十大建筑之一的紫阳大厦,也是神舞集团总部的所在地。

「董事长好。

」员工整齐的排列在大堂左右,向从外进来浩浩荡荡的一行人的为首者以最高礼仪致敬。

慕容筝,身为故董事长的爱女和前任董事长的爱妻,年华三十岁就接掌了在国内民营资产排名前五的神舞集团。

只是那些资历较深的员工在前两代董事长的余威之下还能谨守本份,可新晋的员工对于他们的这位董事长就没那么畏惧了。

因为在公司里,真正的实权,其实是掌握在执行董事周崇与总经理朱皓的手里,这已经是半公开的秘密了。

而且小道消息描述得绘声绘色,说董事长与执行董事还有总经理的关系不清不楚,十分的暧昧。

所以那些男性员工表面上对着她依然是毕恭毕敬,可是心底里早就将这位sāo媚入骨的董事长意yín了不知多少遍了。

慕容筝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和身后的周崇朱皓二人一前两后走进了只有他们三人才能乘坐的电梯。

但是正如这些员工私下议论的这样,她早已沦为了这两个贱痞的泄欲工具。

由于十六岁过早的结婚生子,低学历和婚后无忧无虑的主妇生活令她在失去人生中两大支柱后,不得不依靠这两个集团的管理人才。

正在上升的电梯里,慕容筝依然是面无表情地站在电梯门前。

从面前的反光如镜的电梯门,她清楚地看着身后的两人那幅丑恶的嘴脸。

周崇,身材高大,性格火爆,易怒。

朱皓,身材瘦小,性格yīn暗,喜怒不见于色。

他们两人正肆无忌惮的议论着自己。

「这个sāo娘们儿现在越来越sāo了,以前连我们任何一个都应付不了。

如今被cào的哭爹喊娘,三四个都应付不了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