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2)

奇地问:「小姐是明星?」但很快又自我否定了。

「明星的话,又怎么会找上我这种市井小民呢?」美女抿嘴一笑,笑得让他骨头都酥了。

「其实我是命师,专门帮助别人批命改运。

说白了也就是相士,只是名字好听些罢了。

」她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霍雍。

霍雍不敢怠慢,诚惶诚恐的双手接过。

「葛云衣,真是好名字。

九天彩云映白衣,疑是天仙下凡尘。

」他很难得的酸腐了一句,但是眼睛却始终盯着佳人美丽的面容。

就像是忘了刚才那失礼的一句话,两人谈得很尽性。

让霍雍大感意外的是面前这个美女不光是长得很漂亮心地又善良,而且可以说是满腹经纶,算得上是jīng通天文地理,善断yīn阳术数。

「你最近时运不佳,会失去一些至关重要的东西。

」拿着他的手看了半天,又端详了他的脸半晌。

霍雍心满很意足的享受着被如此佳人观瞻的时刻,顺手接过了佳人亲手调制的一杯名为开运之酒的饮料。

这时别说是一杯酒,就是毒药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云衣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玉玦,并亲手为他戴上。

霍雍只觉一阵清凉从xiōng口的玉玦处直抵心脏,又由心脏遍沿至全身,身上的不适感全都一下子一扫而空。

云衣解释道:「这是清灵净玉,可以将秽运驱离,还可以洗涤身心。

」霍雍刚想问要多少钱时,云衣用食指封在了霍雍的chún上。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怎么能再提那些世俗之物呢?」「那我能不能叫你云衣呢?」「只要你愿意,叫什么都可以。

」云衣起身告辞。

「那我能不能追你呢?」霍雍无论如何不能再将这句话吞回肚子里面去了。

云衣嫣然一笑,「有缘的话,一定会再见面的。

」说完转身离开了酒吧。

霍雍呆了半刻,美人那三笑留情早就让他忘记了今晚的不快。

在他走出大门时,他浑然不知在酒吧的楼顶有两双眼睛在注视着他。

其中一双属于美女云衣,而另一双竟然属于一个侍应生。

云衣用另一种晚辈对长辈的谦恭语气对那个侍应生说:「纳尔巴特尊者,今天辛苦你了。

」被称为纳尔巴特的人在一阵光中改变了自己的形象,原来是个上了年纪的僧侣。

「我今天只是用了一点时lún宫的秘藏寒晶玉,而宫主竟然将神阙宫珍藏之一的千凌幻玉化形送给了他,让老纳深感不解。

」「用一个平时用不到的东西可以换来千年的太平,又怎么不值呢?」纳尔巴特深施一礼。

「宫主大智,令老纳佩服。

只是是否要将此事通知相胤呢?」「不用了,通知他反而可能会坏了大事。

霍雍就由我神阙宫来看管吧。

」************一个个黑色的方格字轻快的在电脑屏幕上跃然而生,就如同霍雍此时的心情一样,积压已久的负面情绪像打扫房间时将灰尘垃圾一扫而净般成为了历史。

一个名叫云衣的绝代芳华的女人成了他小说中新加入的主力角色,在里面祭使霍雍将和她共谱一段倾城之恋。

「罗睺神创造了祭使与剑使后jīng力消耗过多,不得不将大权交于她最为信赖的祭使。

但是她却忘记了一件事,她赋予了祭使与人相同的外貌,与人相同的心思,同样也给了他与人相同的感情。

」「祭使霍雍初次见到这个名叫云衣的女子是在征伐一个人类部落的途中,云衣在小溪边浣纱的瞬间,时间几乎都停止了。

在霍雍眼中天地间所有一切都停止了,只剩下他和这名女子相视的那一笑。

」话说回来这部小说的创作其实也蛮玄乎的,大致结构都是霍雍长年累月在梦中反复所做的相同的一个梦所致。

只是,从今年年初起这个梦突然开始变得好清晰,就像是在看电影似的。

每当醒来后,大部的情节已经随黑夜而逝去,只留下那段段刻骨铭心的伤恋依然留在心中。

正当他写到祭使和云衣翻云覆雨、颠倒鸾凤、成就好事之时,其中情节令人血脉贲张,让他不得不停下手来搓两下不听话的小弟弟,大门一开,一个黑影闯了进来。

霍雍吓得好玄当场射了出来,接着门口微弱的壁灯才看清原来是封冰月。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凌晨,当惯了夜猫子的霍雍自然一点不会在意。

可是身为高级管理人士听说明天还有个很重要会议的冰月来说,现在的确有点晚了。

「冰儿,我以为你回自己家,今晚不过来了呢。

」刚想说两句为自己缓和一下情绪的霍雍这才发觉,冰月的眼睛红红的,大概是哭过了。

「冰儿,你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叫sam的王八蛋欺负你了?」封冰月急忙摇头,她像是没看见霍雍只穿着一条内裤的下体坚硬的凸出物,低头轻轻地说:「你能不能用你最野蛮的方式来强jiān我?」这个要求十分的古怪,但是,既然她不愿说为什么的话,霍雍也不好追问原因。

************客厅壁灯的光亮在纯白女体的反衬下显得是如此的昏暗,已经完全成熟的胴体被反绑着双臂,头向下俯卧在沙发上,浑圆柔美的臀部高高地向上翘起,生长着稀疏yīn毛的蜜chún彻底被扩张开,坚硬粗大的阳具在其内蛮横无比的冲锋陷阵。

「嗯……啊……啊……啊……啊……」封冰月含糊不清的吐字已经证明了她此时身体的每一寸神经正被性欲所侵蚀。

可是就在这个和男人最为密切亲热地时刻,她的心中,她的眼前所浮现的却不是身后的这个男人。

另一个男人,一个被公认为是女性杀手的男人,一个被她下了纨绔子弟花花公子定义的男人,一个被她认为永远不会超过上下级关系的男人,这个男人却在昨夜离开酒吧的路上侵犯了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