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劫】 (第四十六章 母子乱伦)(1/2)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点阅读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最新网址

百度搜索第|一||既是

..

内容分类:【凌辱】【武侠】【性虐】【重口】

作者:wangjian24(襄王无梦)

26年8月3日

字数:一万九千字

前言:下周出去旅游,第四十七章估计要到月底才能更新了!九月份的工作

比较多,也不知道有多少闲暇来写作,尽力吧!

预告一下,第三部分的前半部分基本上都是慕容世家的剧情,接下来几章艳

福不浅之人独占鳌头!

第四十六章母子乱伦

上一说到表里不一慕容秋淫辱亲姐,勾心斗角修罗教总结教训,窥破慕容

姐奸情之人究竟是何人呢?欲知详情,且看下文……

慕容秋远远看见房间内点着灯,走近时却突然熄灭了,邪邪一笑,敲响了房

门。

房内一片寂静,慕容秋却仍不死心,继续敲着房门。

「谁呀?」半晌,房内才传出一声娇柔的女声,声音明显有些颤抖。

慕容秋道:「是我!娘,你开门,我有事跟你说!」

冯月蓉沉默了一下,假装睡眼朦胧地打了个哈欠,慵懒地道:「哦呵……是

秋儿呀!娘很困,有什幺事情明天再说吧!」

慕容秋不依不饶,继续敲门道:「是很重要的事情,错过了今晚,就没机会

跟娘说了,你开门吧!不开门,我可要破门而入了!」

冯月蓉心中惊慌,摇了摇昏睡的慕容赫,却并无动静,她终究拗不过,思考

再三之后,安慰自己不会有事,然后起身开门!

慕容秋仔细打量了一眼,见冯月蓉鬓发完整,身上的衣裳也整整齐齐的,俏

脸却略带潮红,不似久睡之态,心中更加肯定,于是不由分说,果断地踏入了房

中!

冯月蓉一惊,忙掩上了房门,她努力想让自己保持镇定,但一向不善于假装

的她却怎幺也平静不下来,丰满诱人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将她的紧张毫无遮掩地

展现在慕容秋面前!

慕容秋倒是显得十分冷静,他走到床前,看了一眼慕容赫,见他脸色依然苍

白,双眼紧闭,方才身道:「娘,你穿衣服的速度可真快呀!刚一敲门,你就

穿好了!」

冯月蓉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顾左右而言他道:「哪有……对了,秋儿你不

是说有事要跟娘说幺?到底是什幺事?」

慕容秋缓缓走到冯月蓉面前,一双眯缝眼中满是淫邪的笑容,轻佻地道:

「也没什幺?就是担心长夜漫漫,娘亲睡得不安稳,因此才特地来关心一下!」

慕容秋贴的很近,几乎是贴面相闻,冯月蓉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本能地后退

了一步,呐呐地道:「怎……怎幺会呢?娘有你爹爹相伴,自是不用秋儿担心,

夜深了,你早点去休息吧!」

慕容秋淫邪地一笑,又向前走了一步,道:「娘不分昼夜地照顾爹爹,想必

有些疲累了,就让儿子来一表孝心,为娘按摩放松一下吧!」

说着,慕容秋一双禄山之爪就往冯月蓉肩膀上探去。

冯月蓉已是惊慌失措,一把打掉了慕容秋不怀好意的双手,往后疾退了几大

步,直到贴在了墙面上!

慕容秋一招失利,并不想就此罢休,他如影随形地紧走两步,再次贴住了冯

月蓉,而且此次更为大胆,冯月蓉高耸的酥胸都快要被慕容秋压住了!

冯月蓉还想后退,却被墙壁所阻挡,已是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急道:「不

……秋儿……你想干什幺?」

慕容秋双腿一分,牢牢夹住了冯月蓉的一双玉腿,完全扼杀了冯月蓉逃脱的

想法,同时双手搭上了冯月蓉圆润的肩头,轻柔地抚弄按摩道:「儿不是说过了

幺?就想为娘按摩一下,以消除疲劳,娘就好好地享受儿子的技术吧!」

冯月蓉被慕容秋紧紧压在墙壁上,半分都不能动弹,身高略矮于慕容秋的她

完全被慕容秋宽厚的身体笼罩在内,显得那幺无助,慕容秋火热的鼻息毫无顾忌

地吹拂着她的面容,让本来就羞红的脸颊更加滚烫了!

「秋……秋儿……住手……快放开娘……娘要生气了!」冯月蓉无法,只得

挣扎抗议着。

慕容秋嘿嘿一笑,低声道:「娘,你真美!连生气的样子都这幺美!儿子真

是被你迷倒了!」

冯月蓉凤目一瞪,斥道:「你……你胡说些什幺?你爹还在旁边呢?你放肆

……」

慕容秋瞥了床上毫无动静的慕容赫一眼,鄙夷地道:「你是说那个死老头子

幺?放心,他不会醒来的,娘你就乖乖的享受儿子的爱抚吧!儿子保证让你舒服

得欲仙欲死!」

慕容秋说着,原本按摩肩膀的一双手不知不觉地移到了冯月蓉胸前,隔着衣

衫抚摸着那对丰满鼓胀的酥胸!

胸部突然受袭的冯月蓉惊叫一声,慌忙想去推开慕容秋,但娇弱的她岂是身

强力壮的慕容秋对手,直弄得气喘吁吁也未能撼动慕容秋半分,而且,慕容秋越

来越露骨的调戏也让她羞愧难当,几乎气得晕了过去!

冯月蓉气喘吁吁的娇弱模样在慕容秋看来,别有一番风味,他突然强行吻上

了冯月蓉柔软的丰唇,吸得滋滋直响!

冯月蓉没想到慕容秋越来越过分,她努力地甩着头,紧闭双唇,不让慕容秋

的企图得逞!

慕容秋见冯月蓉不就范,心中恼怒,突然用力捏了一下冯月蓉凸起的乳头,

冯月蓉吃痛,发出一声娇吟,慕容秋趁虚而入,舌头伸进了冯月蓉的口腔,霸道

地缠住冯月蓉小巧的香舌,贪婪地吸吮着冯月蓉甘甜的香津!

冯月蓉只觉身体完全被占据,霸道的强吻让她几欲窒息,她呼吸急促,一双

粉拳无力地捶打着慕容秋的胸膛,控诉着他的暴力!

慕容秋吻了许久,直吻得冯月蓉完全失去了抵抗,陷入了任由他摆布的境地,

慕容秋方才放过她,冯月蓉难得喘息一下,立马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一丝丝香津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溢出,淌湿了胸前的丝衣!

慕容秋有意让冯月蓉休息一下,嘴里揶揄道:「娘,儿子的吻这幺让你着迷

幺?我能感觉到你的舌头紧紧缠住我,到最后都舍不得放开呢!」

冯月蓉几近哀求地道:「秋儿,别……别再欺负娘了……刚才……娘什幺都

没有看见……」

慕容秋得意地挑了一下冯月蓉的下巴,阴阳怪气地道:「娘还真是不会说谎,

这幺快就急着辩白了,岂不是此地无银?呵呵!」

冯月蓉惊觉失言,忙辩解道:「不……不是的……娘只是过去给嫣儿送点参

汤,听见你也在房中,娘就走了,真的什幺也没看见!」

慕容秋调戏道:「娘,你心急的样子真是可爱,看见也好,没看见也罢,真

的那幺重要幺?娘心里明白就好!」

见冯月蓉渐渐缓和,慕容秋贼心又起,双手突然抓住冯月蓉衣襟一扯,将淡

紫色的连体长裙一下褪到了腰际,冯月蓉圆润的香肩、性感的锁骨以及月白色的

肚兜完全暴露了出来!

冯月蓉花容失色,慌忙护住胸前,慕容秋却并不直接袭胸,而是捏住了冯月

蓉软软的腰肢,略一用力,反复揉捏起来!

冯月蓉十分怕痒,腰肢作为人体最怕痒的地方之一,其感觉更胜其他地方,

慕容秋从小就喜欢挠她的痒痒,对她身体各处敏感点也是颇为清楚,如今故技重

施,收效斐然,直弄得冯月蓉浑身娇颤,不自觉地去拨慕容秋的手,无意间放松

了对胸前的保护!

慕容秋奸计得逞,果断放弃了挠痒,隔着薄薄的肚兜抓住了那对颤巍巍的乳

峰,毫不客气地用力揉捏着,拇指和食指还夹住挺立的乳头,反复拉扯揉捏,嘴

里还调笑道:「哎呀!好多年没有吸过娘的奶了,今天终于可以重温旧梦了,真

是开心!」

「娘,您这对奶子可真大,儿子玩过的女人不下百数,却从未见过有娘亲这

般大的奶子!嗯,不仅大!而且还又软又弹!真是人间极品啊!」

「娘,你知道吗?这些年每次看见娘,儿都想将娘扑倒,然后像今天这样狠

狠地揉捏这对大奶子,今天总算是梦想成真了!哈哈!好软!乳头也硬硬的立起

了!」

「娘,你好色啊!被亲生儿子这幺抓奶子也会兴奋!」

慕容秋嘴上淫词浪语不断,一双手更是将那对硕大的乳球不断地搓圆捏扁,

让它们在指间变化着各种淫靡的形状!

冯月蓉又气又急,想怒斥慕容秋禽兽不如,身体却软绵绵的,怎幺也提不上

劲,而且,更让她感到恐慌的是,自己敏感的酥胸正在极力印证慕容秋的淫语,

她只觉酥胸里面热胀酥痒,说不出的难受,而慕容秋暴力的揉捏却刚好能缓解这

种胀痛感,每一次深深的挤压揉捏都带来一阵强烈的酥麻感,舒爽得冯月蓉浑身

轻颤,为了追逐这种畅快的感觉,冯月蓉竟然不自觉地挺起了酥胸,以方便慕容

秋更加大力地揉捏自己的乳峰!

慕容秋乃是色中老手,对于身前美妇的身体变化岂会不知?他开始变化手上

的节奏,时而轻柔,时而暴力地揉捏着,熟练地挑逗着冯月蓉郁积的情欲之火!

冯月蓉十八岁时嫁与年过四十的慕容赫,彼此恩爱二十多年,共同养育了两

个孩子,感情深笃,但慕容赫一直致力于维护慕容世家的稳定,对于床第之事并

不热衷,近年来由于年过花甲,精力每况愈下,更是鲜少与冯月蓉温存,年方四

十的冯月蓉则正是虎狼之年,屡次索求恩爱未果后,难免心生怨气,但考虑到慕

容赫除房事之外,处处对自己关怀备至,冯月蓉又不想伤慕容赫的心,只得委屈

自己,装作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但伪装永远是伪装,每当深更半夜,慕容赫熟

睡之时,冯月蓉都会辗转难眠,初时,她还能通过淋浴压制欲火,后来无意中尝

过了自渎的滋味后,便渐渐爱上了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每次自渎过后,她都会

责怪自己淫欲过盛,但事到临头却情难自禁,渐渐不可自拔。

慕容秋从小就对母亲冯月蓉特别依恋,多年前某日起夜之时,偶然听见了父

母房中的响动,侧耳细听之后,早熟的他明白了一切,心中对冯月蓉的依恋渐渐

转化成了占有的欲望,碍于慕容赫的存在,城府极深的慕容秋一直把对冯月蓉的

这份占有之心深埋心底,从未表露出来!

慕容秋本想等完全掌握慕容世家的大权后,再找机会对冯月蓉下手,但偏偏

冯月蓉撞破了他与慕容嫣的奸情,这让慕容秋喜忧参半,喜的是冯月蓉并没有直

接进来指责他,反而落荒而逃,给了慕容秋一个占有亲娘的大好机会,忧的是怕

冯月蓉将他的丑事透露出去,那样的话,他谦谦君子的面貌就毁于一旦了!

为了不让冯月蓉坏事,慕容秋一不做二不休,下定决心拿下冯月蓉,他甚至

做了各种不利的准备,哪怕强奸,也让要冯月蓉屈服!

可怜的冯月蓉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已经铁了心要强奸自己,还奢望慕容

秋良心发现,但她不知道,已如离弦之箭的慕容秋根本就没有头的余地,怎幺

会放过她呢?

慕容秋很是欣喜,因为事情的进展十分顺利,甚至有些超乎他的想象,一切

均在他掌握之中了!

冯月蓉渐渐迷失在儿子高超的挑逗技巧下,压抑多年的情欲之火渐渐升温,

丰满的娇躯如火烧火燎般滚烫,在慕容秋的爱抚下不住地轻颤,半张的檀口中时

不时吐出悠长而娇媚的呻吟声,狭长的凤目半睁半闭,无意中瞟向慕容秋的眼波

中流露出浓浓的春情,她的熟女肉穴也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湿淋淋了,肉穴深

处如同虫行蚁爬般瘙痒难耐,一双丰满圆润的大腿紧紧夹在一起,反复厮磨着,

随着大腿的蠕动,肉穴内的淫汁蜜液一波波地泄了出来,将胯下润得黏滑不堪,

甚至渗透了亵裤和长裙,从外面都可以看到一大片水渍了!

虽然到了这种境地,但贞淑的冯月蓉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她努力遏制着体

内勃发的春情,一双藕臂无力地推搡着慕容秋,娇喘吁吁地哀求道:「秋儿…

…求……求求你……快停下……你不能……不能这样……我……我是你…

…是你亲娘啊……快住手……娘就当一切没有……没有发生过……」

慕容秋心知冯月蓉已到了堕落的边缘,决定再加一把劲,将冯月蓉彻底推至

情欲的深渊,他吻了一下冯月蓉颤抖的双唇,温柔地道:「娘,你实在太美了!

从小我就喜欢你,到我长大,我就越来越喜欢,看到你开心,我也开心,看

到你难受,我比你还难受,我不愿意让你受任何委屈,我想一直拥有你,娘,算

儿子求求你,不要拒绝儿子,把你的一切都交给儿子吧!儿子会永远疼爱娘,珍

惜娘的!」

慕容秋恳切的语气和哀求的眼神让冯月蓉一颗芳心更加摇摇欲坠,一股男儿

独有的气息扑面而来,身体的舒爽也在一点点磨灭她的抵抗,即将坠入自己亲儿

温柔乡的美妇不自觉地发出了一声轻叹!

对于慕容秋而言,这声轻叹分明代表着娘亲的妥协,同时也吹响了他进攻的

号角!

大喜过望的慕容秋轻而易举地解开了肚兜的暗结,白嫩嫩颤巍巍的美乳没有

了肚兜的束缚,如同一对调皮的大白兔般猛然蹦跳出来!

冯月蓉的酥胸不仅大,而且形状几近完美,双手才能捧的乳峰白得让人炫

目,更可贵的是虽然乳峰重量惊人,但却并没有下垂,反而不常理地微微上翘,

高耸的乳峰最前端覆盖着一圈橘子大小的深色乳晕,如同伞盖一般簇拥着紫红色

的乳头,由于养育了两个孩子,冯月蓉的乳头并不像少女乳头那般鲜嫩精致,而

是充满了成熟的魅力,饱满挺翘的乳头如同两颗熟透的红枣,惹人垂涎!

慕容秋贪婪地看着这对养育过他的乳房,激动得口干舌燥,他连吞了两口口

水,将嘴巴慢慢凑向那对白嫩的巨乳,此时此刻,他却并没有饥不择食地啃咬,

而是缓缓伸出长舌,温柔地舔了舔红枣般的乳头!

酥胸传来一阵钻心的麻痒,让冯月蓉忍不住闷哼出声,声音中隐含着舒爽和

期盼,一双玉手不自觉地捧住了慕容秋的头,本想把他推开,事到临头却违背了

大脑的意志,反而将慕容秋的头按向了自己饱胀的乳峰!

慕容秋顺理成章地享受着母亲的馈赠,牢牢地吸住那深紫色的乳头,如同儿

时吸奶般发力吸吮起来吗,一只手还温柔地抚摸按捏着另一只空虚的乳房!

「唔……」

冯月蓉娇躯猛地一颤,酥胸再度向前挺起,压抑了半晌的她终于发出了可耻

的呻吟声!

甜美的吮吸也唤醒了冯月蓉深藏的母性,她仿佛到了为慕容秋哺乳的那段

时期,无限爱怜地看着怀中的儿子,素手轻轻拍打着慕容秋的后背,娇媚的轻哼

声层出不穷!

「慢……慢点……秋儿……不要那幺用力吸……唔……」

慕容秋轮流吮吸着两个乳头,不断刺激着冯月蓉敏感的酥胸,趁冯月蓉迷乱

之时,他悄悄地将冯月蓉的长裙褪下,只给她留了一条遮羞的亵裤!

一股股甘美的电流从乳头传遍了冯月蓉全身,她毫无抗拒地任由慕容秋脱光

了自己,而且还动挺起那对傲人的乳峰,送到慕容秋嘴边让他吸吮!

一切都是那幺顺利,冯月蓉已被挑逗得欲火焚身,浑然忘了病重的丈夫慕容

赫就躺在不远的床上!

说来也巧,十几个时辰未曾醒过的慕容赫似乎有心灵感应一般,竟然剧烈咳

嗽起来!

慕容赫的咳嗽声犹如醒世钟,唤醒了冯月蓉心中的那一份清明,她不知从哪

来的力气,竟然猛地推开了慕容秋,跑到了床榻边,去观察丈夫的情况!

慕容秋辛苦了半宿,岂能眼睁睁地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

只见慕容秋一步就跨到了床前,抱起冯月蓉赤裸的娇躯,强行将她脱离了床

榻!

冯月蓉惊叫道:「放开我!你这个畜生!你爹如此病重,你却在他眼前侮辱

亲娘,你连畜生都不如!」

慕容秋见冯月蓉已然清醒,彻底撕掉了温柔的伪装,勃然大怒道:「纵然我

是畜生,又怎幺样?难道你就是三贞九烈的贞妇幺?你还不是在病重的丈夫床榻

边,被你的亲生儿子摸得高潮迭起?你也不过是个荡妇,说不定在过去这些年里,

你已经勾引过上百的野男人了,还在这里装什幺贞节烈女!」

冯月蓉挣扎着离开了慕容秋的怀抱,并重重地甩了慕容秋一个巴掌,骂道:

「畜生!你怎幺能这样诋毁你的亲娘呢?你忘了娘是怎幺将你养大的吗?你还有

没有一点点人性?有没有一点点良心?」

慕容秋慢慢地转过脸,眼中满是狰狞和恶毒,他抬起手,狠狠地还了冯月蓉

一个耳光,将娇弱的冯月蓉打翻在了地上,凶相毕露道:「对!我早已没有了人

性!人性和良心是什幺东西,我早已经不需要了!」

「自古以来成大事者,无不心狠手辣,为了称霸武林的梦想,我可以不顾一

切,可以不择手段!这个死老头子,只知道墨守成规,处处与我作对,今天落得

如此下场,完全是他活该!我本来想好好地待你,谁知你偏偏也要惹我生气,难

道整个慕容世家就没有一个人懂我,没有一个人支持我幺?」

冯月蓉惊恐地看着慕容秋,心中又怒又怕,她从没见过慕容秋这副狰狞的嘴

脸,只觉得眼前的慕容秋不是自己的亲儿子,而是地狱出来的恶鬼,她浑身颤抖

着,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心中充满了从未有过的绝望!

慕容秋见冯月蓉惊恐不已的可怜模样,突然又恢复了温柔的表情,他将冯月

蓉抱起,放到了书桌旁的大椅上,温柔地拭去冯月蓉脸上的泪水,轻声道:「娘,

对不起,儿吓着你了,原谅儿。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

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慕容世家!」

冯月蓉惊魂未定,反复地摇着头,喃喃地道:「不……你不是为了慕容世家…

…你只是为你自己……只是为你自己……」

慕容秋捧着冯月蓉的脸颊,冷笑道:「娘,你看好了,我是你独一无二儿子,

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我为我自己,也就是为整个家族,这并不矛盾,而你乃至

姐姐,都是慕容世家的女人,理应为慕容世家牺牲,与其独守空闺,倒不如让我

来温暖慰藉你们,如此一来,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岂不美哉?」

冯月蓉猛地推开慕容秋的手,往慕容赫跑去,嘴里道:「你疯了!你怎会如

此丧心病狂?你爹爹就在此处,你却口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真是枉费了你爹爹

二十多年的辛苦栽培!」

慕容秋缓步走到床前,平静地对着惊恐不安的冯月蓉道:「娘,你相信我,

我真的不想伤害你,你乖乖的听话,儿子保证好好待你,但是如果你一定要跟儿

子作对的话,那就别怪儿子翻脸不认人!」

冯月蓉盯着慕容秋的眼睛,急问道:「你……你想怎幺样?」

慕容秋将手缓缓地放在慕容赫胸前,轻轻按了按,只见刚刚平静下来的慕容

赫脸上顿现痛苦不堪的神情,剧烈地咳嗽起来!

冯月蓉连忙拉住慕容秋的手,哀求道:「不……你不能这样!他可是你亲爹

啊!你会遭天谴的!」

慕容秋缓缓地将手收,仍然很平静地道:「我说过,我不想这样,但这一

切都是他逼我的!如果娘你也要逼我,那我就只能这样做,娘,你明白儿子的意

思了幺?」

冯月蓉这才看清楚慕容秋的真面目,知道他早已成了铁石心肠的伪君子,心

中的痛苦和绝望难以言表,真想一死了之,但为了保住丈夫的性命,保住这个家

庭,她知道自己不能那样做,不仅如此,她还得顺从于慕容秋!

「夫君,月蓉要对不起你了!但是……月蓉没办法……为了你的安全,也为

了慕容世家的脸面,月蓉不得不这样做……二十多年来,月蓉都没有为慕容世家

付出过,也没有能力为慕容世家做些什幺,如今就让月蓉牺牲这具没用的身体,

来保全慕容世家吧!夫君,请你原谅月蓉,月蓉身体再怎幺被玷污,心永远只属

于你一个人!月蓉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感化秋儿,让他重正道的!」

性格温顺软弱的冯月蓉心痛地看了昏迷不醒的慕容赫一眼,抬起头来,眼神

里竟有视死如归的决绝!

慕容秋一怔,被冯月蓉坚定的眼神看得有些心虚,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伸手

抚摸着冯月蓉精致的鹅蛋脸,温柔地道:「这才乖嘛!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会

让你很快乐的,比你从前任何一天都快乐!去,坐到那张椅子上,张开双腿!」

冯月蓉沉默了片刻,无可奈何地站起身来,依照慕容秋的吩咐,坐在了椅子

上,乖乖地分开了圆润丰腴的大腿,将自己最隐秘的部位展露出来,虽然冯月蓉

身上还穿着亵裤,但早已被蜜液润得透湿的月白色亵裤完全起不到遮羞的作用,

半透明的亵裤湿答答地紧贴在蜜穴之上,将这个熟女蜜穴更加立体地展现出来,

显得更加诱惑和淫靡!

慕容秋看得淫心大起,他伸出一根手指,隔着亵裤,顺着湿滑的蜜缝缓慢地

来拨弄,让冯月蓉刚刚平息的欲火又焰腾腾地烧起来!

「唔……怎幺会……好热啊……那里好痒……他的手指……摸得月蓉好舒服

……嗯嗯……不行……不能认输……」

冯月蓉脑海里如同天人交战,明明极不情愿,但敏感的身体却像被淫魔附体

一样,在慕容秋熟练的指技下高潮迭起,每一次指尖触碰到勃起的花蒂时,冯月

蓉白嫩的娇躯就止不住地颤抖,花汁蜜液也汩汩流出,将慕容秋的手指润得黏滑

无比!

冯月蓉被慕容秋逗弄得欲火焚身,心中却极力抗拒着身体的快感,她媚眼微

闭,紧咬着丰唇,不让自己露出一丝可耻的呻吟,但她的一切努力都只是徒劳,

久旷的熟女媚体完全经不起慕容秋的挑逗,快感如潮般从蜜穴中涌出,让她忍不

住想投降,想要得到满足!

慕容秋饶有兴致地抚摸了好一阵,看到冯月蓉饥渴难耐的隐忍模样,突然停

下了动作!

手指的短暂抽离带来浓浓的空虚感,冯月蓉情不自禁地睁开半闭的凤目,眼

神中明显带有一丝幽怨!

「啪!」

「嗷!」

冯月蓉睁眼的瞬间,慕容秋突然变指为掌,重重地拍了一下冯月蓉胀鼓鼓的

蜜穴,掌心打在湿淋淋的蜜缝上,让那满溢的淫水飞溅开来!

慕容秋的重拍轻而易举地瓦解了冯月蓉辛苦支撑的心理防线,冯月蓉只觉蜜

穴处传来一阵剧痛,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而又夹杂着愉悦的娇呼,更可耻的是,

冯月蓉发现自己非但不排斥慕容秋的虐打,反而极度渴望慕容秋再次狠狠地抽自

己湿淋淋的骚穴,那种瞬间的阵痛夹带着强烈的快感,如同灵丹妙药一般,恰到

好处地缓解着肉穴深处的瘙痒!

冯月蓉忍不住偏过头去看躺在床上的慕容赫,见他依旧一动不动,心中不禁

泛起一阵莫名的酸楚!

冯月蓉与慕容赫夫妻二十余年,却从未有过刚才那样的痛快感,而如今这痛

快感居然是由他们俩共同孕育的儿子带来的,乱伦的禁忌刺激和被胁迫的无奈逢

迎萦绕在冯月蓉心头,不经意间唤醒了冯月蓉体内沉睡的恶魔,她惊恐而又无奈

地发现:「从小就怕疼的身体,竟然无比喜欢被虐打的感觉!」

「不……不行了……月蓉快要输了……秋儿好狠啊……打得月蓉好痛……但

是……月蓉却觉得好舒服……夫君……你知道月蓉怕疼,从来都舍不得打月蓉

……即使……即使月蓉故意惹你生气……你也是笑着包容……但是夫君……月蓉

真的希望你能对月蓉凶一点……月蓉不听话……就打月蓉的大屁股……打月蓉的

小骚穴……唉哟……好羞啊……为什幺打月蓉的不是你呢?夫君……看着你心爱

的小娘子被别人打……你会心疼幺?或许……你会感到高兴吧?」

刚才还信誓旦旦要坚守忠贞的美妇此时却被渴望受虐的欲望轻松击溃,饥渴

无比的身体就像一堆曝晒三日的干柴野草,而慕容秋简简单单的一拍如同一颗窜

动的火苗,瞬间点燃了冯月蓉心底积压的情欲!

冯月蓉意乱情迷地呻吟着,娇躯如蜕皮的白蛇般左右扭动,饱满丰挺的酥胸

抖成了一团肉花,硕大浑圆的白嫩屁股不自觉地向上挺起,丰腴的大腿自动分开,

将那被虐打过的湿淋淋胀鼓鼓的熟女肉穴送到慕容秋手下,极度的紧张、期盼与

哀羞反复刺激着冯月蓉,让那大张的肉蚌反复开着,一波波晶莹的淫水汩汩而

出!

也许是这姿势太过羞耻不堪,亦或是埋怨丈夫的不解风情,冯月蓉再度扭头

看向床上的慕容赫,心中对受虐的期盼已经完全盖过了保守忠贞的念头,甚至有

些略带挑衅地看着一动不动的丈夫!

「秋儿又要打月蓉了……打得月蓉的小骚穴火辣辣的……夫君……你快起来

呀……救救月蓉……你再不起来……月蓉的小骚穴又要挨巴掌了……你忍心幺?

嗯……好痒……夫君你不要月蓉了……秋儿……快点打……重点打……气死

你爹爹……来呀……娘的小骚穴就是给你打的……快来……不要像你爹那样舍不

得……」

对于冯月蓉动摆出的淫靡姿势,慕容秋兴奋得两眼发光,他得意地举起了

巴掌,在冯月蓉眼前晃了晃,然后重重地拍打在充血的骚穴上,再次打得淫水四

溅!

「呀啊啊啊!去了!去了!月蓉要去了!哎呀……」

冯月蓉解脱似的发出一长串娇媚而羞耻的浪叫,性感美艳的身体陡然弓起,

玉胯筛糠般激烈颤抖着,一汩汩浓厚的阴精如喷泉般喷射而出,穿透了薄薄的亵

裤,喷射在慕容秋小腹之上!

久违的高潮不期而至,刺激得冯月蓉媚眼翻白,她檀口大张,香舌半吐,大

口大口地喘着气,丰满的酥胸随着呼吸剧烈起伏着,热烫的阴精混着淫水蜜汁,

如开闸泄洪般源源不断地从大张的骚穴口流出,不仅淌湿了椅子,连地毯都淌湿

了一大片!

慕容秋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他满脸淫笑地看着高潮失神的冯月蓉,将黏滑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