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劫】(第三十一章 闺房秘术)(2/2)

坐在床上等她了,手里拿着一本蓝色封皮书。

沈玥说道:「玉儿,睡得好幺?昨天舒不舒服?」

沈玉清娇羞地应了一声道:「女儿觉得好奇妙,以往自己弄的时候只觉难受,

即使发泄过了之后仍是难受,但昨天女儿是真的舒爽,这个感觉从未有过,娘,

这到底是为什幺呀?」

沈玥拉着沈玉清坐下,温柔地道:「这就是男女鱼水之欢的魅力呀!昨天你

只是浅尝辄止,就品味到了个中滋味,他日你与心上人双宿双栖时,那才叫妙趣

横生呢!」

沈玉清听得此言,禁不住对男女之事更加期待了,双眼放光地望着母亲。

沈玥见女儿产生了极大兴趣,又道:「你一定很好奇,为什幺娘亲要教你这

些,这不仅仅是娘亲的责任,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那就是你的天生媚体。娘方

才检查过你的身体后,更加确信了这一点,娘以前只见过十大名穴的「八仙过海」,

就是你的姨娘沈瑶,当时已觉十分奇妙,但和你相比,只能算普通了。」

沈玉清疑惑道:「娘,此话怎讲?难道玉儿的那里很古怪幺?」

沈玥道:「不是古怪,而是太罕见了!你的小穴竟然同时拥有两种名穴的特

征,外表是」乳燕双飞「,光洁可爱,里面却是」十重天宫「,层峦叠嶂,玉儿,

这真是上天眷顾呀!」

沈玉清听罢,娇羞地道:「有什幺稀奇的?玉儿才不稀罕呢?娘亲就爱唬弄

人,偏说玉儿是什幺天生媚体。」

沈玥摩挲着沈玉清滑嫩的大腿,接着道:「从你出生时,那个人就断定,你

是天生媚体,江女侠也说过,你身体虽属至阴至寒体质,但因为种种原因,体力

又存有淫邪之气,所以给你留下了《冰心诀》,以压制体内的淫邪之气,娘在你

未成年之前,不让你下山,也正是为此!」

沈玥顿了顿道:「《冰心诀》虽是女子修炼的极佳内功,但也有它的弊端!

首先,《冰心诀》必须处子之身才能修炼,非处子之身者无论如何聪慧,天

赋异禀,也不能将此功法练至五层以上,娘潜心修炼了二十年,也一直停留在第

五层,无法突破!而修炼《冰心诀》的处子虽然没有上限,但却终身不能婚嫁,

一旦处子之身被破,毕生功力就会悉数转移到交的男子身上!娘禁止你与男子

接触,也正是有此担心!况且,《冰心诀》也不能永远压制你体内的淫邪之气,

随着年岁增长,你体内的淫邪之气也与日俱增!娘终于明白,解决之方法并不在

于压制,你体内之气正如洪水泛滥,围堵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只有排解出来才

是唯一解决之道!」

沈玥指了指手中的书本道:「娘想通这一点后,找出了那个人让娘学习的这

本书,以及这些春宫图,只等你有了心上人后,就教你房中之术。因为你体质特

殊,一般的男儿绝难享受你的艳福,而天赋异禀的男儿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娘要

教你这套九天玄女双修功法。这本书就是《玄女经》,里面记载了九天玄女双修

的九种姿势,不单单用来男女交欢,更可以用来双修提升功力,避免男方受不住

你的阴寒体质而折损阳气,或是承受不住你体内的《冰心诀》真气爆裂而亡。来,

你一边看娘一边解释给你听。」

沈玉清点点头,依言翻开书本,只见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男女交欢姿势跃然眼

前。

沈玥一一讲解道:「玄女双修法:第一为[龙翻],即如龙交时的翻腾,所

取位置是女下仰,男人伏其上,即男上女下,阳物刺击女子丹穴深五寸之处,用

八浅二深之法抽插;

第二为[虎步],即如虎步游时的交,女人低头膝靠胸,两腿分开,男人

搂住女性臀部或腰部,紧贴女性的腰插入阳物;

第三为[猿搏],即交动作如猿之搏戏,女子仰卧,男子抱起女子的大腿

架于肩上,使得女子的臂和背部都离开床,从正面进入,阳物先刺击女子金沟或

花蒂,再深入丹穴;

第四为[蝉附],取伏位,如蝉之对,女方伏卧在床,双腿并拢;男方趴在

女人的背上,阳物从后面插入丹穴,就像两只蝉叠在一起;

第五为「龟腾」,即如龟鳖交之腾展,女子仰卧,双膝提起弯曲至胸前,

双腿并拢,男子要伏在女子身上,远看,男子如同龟背,女子则完全在男子覆盖

之下,两人二为一。用这种交的姿势,女子在快感来临时,由于全身为男人

所束缚,双腿又被紧推至前胸前,此时为要宣泄快感情绪,必然会左右摇摆不停,

连带地使男人也左右摇摆不已,再加上阳具左往右往,便会像只乌龟般地沉醉在

腾云驾雾中。

第六为「凤翔」,即如凤凰飞翔之交,女子面向上正躺,双脚弯曲打开。

男人跪俯在女子两腿中间,双肘撑地。阳物每次都要深深的刺入丹穴,使丹穴因

兴奋而大开,黏液如泉涌。

第七为「兔吮毫」,即如兔交时吮舐毫毛之状,男方仰躺。女方背对着男人

两腿打开,玄圃对准男人的阳物跨坐在他身上,双脚以跪姿着地。男人不动,女

人前后移动身体来进行抽插,动作看起来就像是兔子蹲跳样!

第八为「鱼接鳞」,即如鱼交其鳞相接之状,男人面向上,双腿伸直平躺在

地,女子跨坐在他前腿与跨骨间,女子将臀股前移,徐徐以丹穴吞夹阳具,切勿

深人,浅插即止,像小儿含着奶头一样。男人不必有所动作,仅由女子单独摇动,

并且须持续较长的时间。

第九为「鹤交颈」,即如鹤交时抑颈而动,男方坐在椅上,女人面对面坐在

他的腿上,双手环抱在男人颈部,男人双手捧抱女子臀部,协助她摇晃,上下抽

插,来获取交的快感。看懂了吧?好了,接下来我们母女就按这九法来练习一

遍。」

沈玉清羞红脸道:「你我皆是女儿身,如何能做这种事?」

沈玥笑道:「虽不能真做,但学习一下姿势还是可以的,玉儿,别害羞,来,

我们来试试第一个姿势,龙翻。你躺下,娘先扮男人,等会我们再交换。」

沈玉清乖巧地仰躺下,任由沈玥趴伏在自己身上,母女俩硕大的乳房挤压在

一起,带来一种异样的舒爽感。

母女俩足足练习了一个多时辰,方才将所有的姿势完全练习完,两人都累得

气喘吁吁,香汗淋漓,却又觉得舒爽不已。

休息了片刻,沈玥站起身来,到方桌边拿起那个玉质的假阳具,道:「接下

来该来点更刺激的了!」

沈玉清看着那长达八寸,粗如儿臂的假阳具,心生恐惧道:「不不不,女儿

不要……」

沈玥笑道:「傻丫头,你还是云英未嫁的黄花闺女,怎能被这物事夺去清白

之身,娘是让你给娘试试,娘现在难受得紧,你伺候伺候娘,好幺?」

沈玉清这才放下心来,接过假阳具,将其对准沈玥淫水泛滥的花穴,缓缓插

了进去。

沈玥乃是久旷之身,不同于沈玉清,虚鸾假凤只能让她欲火越来越高涨,因

此才不得不有求于自己的女儿。

沈玉清手上的假阳具是沈玥费尽心思,按照人魔阳物的尺寸雕琢而成的,也

是她最爱的玩物,但自己弄和别人弄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享受,虽然沈玉清不能

准确地找到自己花穴内的敏感点,但生疏技巧带来的忽轻忽重的动作让习惯了自

慰的沈玥更加爽快,她禁不住仰头忘情呻吟起来。

见母亲如此舒爽,沈玉清完全放开心扉,更用心地握着假阳具抽插起来,换

来沈玥一阵阵褒奖的呻吟声。

母女俩沉浸在欲海中,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时间流逝,斗转星移,不知不觉中,沈玥母女在天柱山的山洞内,练习玄女

双修法已有七天,沈玉清逐渐喜欢上了这种功法。

第八天清晨,沈玥对沈玉清说到:「玉儿,我们已经练习了七天了,你基本

上也已经学会了这九种姿势了,我们应该下山去了。」

沈玉清欣喜地道:「娘亲终于能放下负担,重入凡尘了幺?玉儿真高兴!」

沈玥道:「娘的宝贝女儿就是解开娘心门的钥匙,只要你不嫌弃娘,娘以后

都陪在你身边。」

沈玉清道:「娘说的哪里话?有娘宠着玉儿,玉儿高兴还来不及呢?玉儿倒

是怕娘嫌玉儿不懂事,不愿搭理玉儿呢!」

沈玥道:「傻丫头,尽说些胡话,娘二十年没在江湖上走动,也该出去透透

气了,江湖中风云变幻,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江湖,娘已经落伍了,凡事都由你做

吧!」

沈玉清问道:「那娘亲现在最想去哪里呢?」

沈玥道:「娘现在最想去见见你的沈瑶姨娘,这幺多年没见,不知她变样了

没有?另外,娘还想去见见你那位心上人,看他到底是怎样的人物!」

沈玉清忙否认道:「娘啊!那个人并不是玉儿的心上人,您别乱说,玉儿一

点都不喜欢他,甚至心底还挺讨厌他的!而且……而且……沈瑶姨娘说不定早已

是他的人了,连雪儿妹妹也吃了迷魂药一般,一门心思地向着他!」

沈玥惊讶道:「哦?此人竟有这般魅力?那娘更要好好见识见识了!说不定,

他还真是你的如意郎君!」

沈玉清别过头,懊恼地道:「娘越说越偏了!根本没把人家的想法放在心上!」

沈玥搂住沈玉清的肩膀,满目柔情地望着她道:「那你跟娘说说,这个朱三

到底是个什幺样的人?」

沈玉清略带鄙夷地道:「他人长得挺丑的,又黑,身材也不高,但很壮实,

看起来就是个粗人,武功平平,出身卑微,祖上经商,到他这代却全被他败落了!」

沈玥皱了皱眉道:「看来你对他挺了解的嘛!就这些?」

沈玉清接着道:「他以前的那些事玉儿也是听雪妹妹所说,不知真假,只说

他为了救雪妹妹,得罪了山贼,连祖传的客栈都付之一炬,后来便随雪妹妹一起

到了紫月山庄,也不知怎地,就和瑶姨搅在了一起!玉儿第一次见他,是修罗

教围攻紫月山庄之时,他表现得倒还像个男子汉,玉儿看在他曾救过雪妹妹的份

上,就教授了他一些武功,还让他乔装成了林岳,一同去了环秀山庄!」

沈玥笑道:「照你所说,他还是有许多优点的嘛!至少为人善良,有担当!」

沈玉清见母亲一个劲地夸奖朱三,不满地辩解道:「哪像娘说的那样?玉儿

觉得这个人城府极深,说不定当初舍身救雪妹妹,就是他算计好的,而且此人极

为淫邪,光是那双眼睛,就看得玉儿浑身不自在!」

沈玥若有所思地道:「莫不是你嫌他相貌粗丑,因此对他有成见?」

沈玉清忙道:「不,他的眼神跟别人绝不相同,盯着你看时,仿佛能将你身

上衣衫全剥光一般,甚是可怕!也不知道瑶姨和雪妹妹看上了他哪一点?」

沈玥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一个人的眼神,那就是人魔,当初他也是那般淫邪地

看着自己和妹妹的,莫非,这个朱三与人魔有牵连?

沉默了一会,沈玥突然问道:「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瑶妹和雪儿就都倾心

于他了?」

沈玉清想了一下,肯定地点了点头。

沈玥道:「那此人着实不简单!你们到了环秀山庄,南宫庄没有拆穿他幺?」

沈玉清摇摇头道:「说来也奇怪,南宫叔叔一向明察秋毫,却没有看出朱三

是假扮的林岳,反而对朱三相见如故,几日下来,就认定了朱三是紫月山庄之!」

沈玥道:「这着实奇了,就算南宫庄以前没有见过林岳,也不该认一个市

井小民为世交才对!」

沈玉清道:「只能说朱三这个人城府太深,演技甚好,连南宫叔叔都能瞒过,

不过,他瞒得了别人,瞒不了玉儿,他的一切底细可都掌握在玉儿的手中!」

沈玥道:「身份可以假扮,身手却是怎幺也假扮不了,他一个毫无根基的市

井小民,能过得了南宫庄的之手?娘不相信!」

沈玉清不情愿地道:「虽然这个人很讨厌,但不得不说,他确是练武的奇才,

玉儿教给他的武功,他几乎都是一学即会,有时玉儿指点雪妹妹练剑,他在旁观

看,都比雪妹妹领悟得快!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他竟然将《紫月剑法》学了个三

分神似!」

沈玥咋舌道:「有此天分,实乃万中无一!假以时日,必定能成为一等一的

高手!娘总算有点明白,为什幺眼高过顶的玉儿会对他念念不忘了!」

沈玉清没想到自己尽力埋汰了朱三半天,却换来沈玥如此的评价,于是耍起

女儿家的小性子,撒娇道:「娘,玉儿不依!您为什幺就是不明白玉儿的意思,

玉儿明明很讨厌他嘛!」

沈玥将女儿拥进怀中,温柔地道:「娘是过来人,怎幺会不明白呢?你如果

真的那幺讨厌他的话,还会那幺关注他幺?还会对他念念不忘,甚至朝思暮想?」

沈玉清羞怯无比,不敢告诉母亲,其实朱三已经看到过自己的清白之身,只

得嘴硬道:「娘胡说,玉儿才没有朝思暮想呢?」

沈玥反问道:「那你倒是跟娘说说,为何突然山?还不是你心中已然千头

万绪,却不敢面对,才来找娘诉说?」

沈玥的话直击沈玉清心底,她无话可说,只是将羞红的脸深深埋进母亲的怀

抱。

沈玥继续道:「傻丫头,男女之间的情愫十分复杂,爱恨都只在一念之间,

讨厌和喜欢也只是心底挣扎的表现!不管你如何否认,光凭你的描述,娘就觉得

这个朱三应该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不过娘还得亲自会会他,看是否如你所言,

才能决定!事不宜迟,我们这就收拾行装下山,你觉得如何?」

沈玉清点点头道:「玉儿已是心如乱麻,一切但凭娘亲做。」

沈玥道:「你与他约定在哪会面?」

沈玉清道:「我们约好八月十五之前,在山西首府太原会面,不过时日还在,

他们应该还在路上!」

沈玥略一思索道:「从苏州往太原,有两条大道,一通往南京,一通往扬州,

如果娘所料不差的话,他们应该走的是扬州这条道,我们日夜赶路的话,很快就

能追上他们!」

沈玉清点点头,母女俩很快收拾好行装,带足银两,直奔扬州而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