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花劫】(第三十一章 闺房秘术)(1/2)

作者:wangjian24(襄王无梦)

25年2月3日次发于b.

字数:一万字

第三十一章闺房秘术

上文说到化尴尬母女终相认,忆前尘沈玥解心结,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

……

山洞的天亮得似乎比别的地方早,太阳刚刚一露面,暖暖的阳光就从山洞顶

端的开口泄漏了进来,照在了石壁上!

沈玥同样起得很早,她做了早餐,整理好房间后,才叫沈玉清起床,母女俩

吃过早餐后,沈玥便说有东西给沈玉清看,带着她往另一个山洞走去。

于是,玉清跟着沈玥绕过了浴池,进入了更为隐秘的山洞。这个山洞门口用

山石堵住,上面还长着一些青苔,看起来跟平常的石壁相差无几,洞内空间说大

不大,说小不小,大概三丈方圆。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正中放着一张一丈方圆的圆形大床,几乎占了洞内一半

空间,墙上则挂满了男女交的春宫图,在房间的角落有一张方形的桌子,桌上

除了一对蜡烛外,还放了很多各种奇形怪状的器具。

沈玥道:「这里是娘为你准备的,当你长大成人,要嫁人的时候,娘才会带

你来看这些!」

沈玉清虽然是处子之身,但三年的江湖经历让她明白了许多,一看房间的布

置,就知道这应该是夫妻恩爱的地方。

沈玉清环顾了一下四周,石壁上栩栩如生的春宫图让她羞得俏脸绯红,不敢

直视,更让她好奇的是桌子上各种奇形怪状的器具,这些器具材质各异,有木质

的,有铁质的,更有玉质的,样式稍有不同,但都是圆形棒状,一端有一个圆圆

的凸起,形同小锤子一般!

沈玉清拿起玉质的小棒,感觉入手温润,于是好奇地问:「娘,这是什幺东

西?看起来晶莹剔透,好漂亮呀!这东西长不足一尺,莫非是武器?不对,难道

是暗器?」

看着这幺单纯的女儿,沈玥神秘的一笑,故意答到:「对啊,这个暗器可厉

害了,而且专门是用来对付我们女人的,能让女人死去活来的。」

沈玉清更好奇了,问道:「那为什幺我在江湖上从没见人用过,这暗器叫什

幺名字。」

沈玥笑道:「傻丫头,这物事乃仿男人下体阳物所制,你看那圆圆的上端,

不就是男人的阴头幺?」

沈玉清羞红着脸道:「娘好没正经,骗玉儿说是暗器。」

沈玥道:「娘几时骗你了,男人的阳物藏于两腿之间,平时绵软如虫,一旦

遇上女子,便坚硬如铁,专供我们最软弱之处,让我们死去活来,不是暗器又是

什幺?」

「啊!」听到这幺一说,沈玉清下意识的放开了手中的玉制阳具。

幸好,沈玥眼疾手快,接住了玉具,略带责怪的说道:「这可是娘最喜欢的

一根。这个玉可是从昆仑山上采来,价值连城呢。」

「啊!娘,您的意思是,您经常用这物事?」

沈玥点点头道:「既然你都已经长大了,也看了娘沐浴时的情况,娘也不想

瞒你,二十年来,娘幽居于这山洞,空虚寂寞时,都是靠这些宝贝聊以自慰。」

沈玥看着女儿目瞪口呆的模样,继续解释道:「等你成亲后,尝过鱼水之欢,

就会明白的。你看,将这圆头放入丹穴之中,左右摇动,就会产生无边快意,如

同男人的阳物进入丹穴一般!」

沈玉清想起自己自慰时,光是伸一根手指进去都觉吃力,于是惊讶地道:

「如此粗大的物事,能放入幺?不会疼痛难忍幺?」

沈玥笑了笑道:「初时是有些疼痛,尤其是女人破瓜时,疼痛更是剧烈,但

只要经过数次交欢之后,便只有欢畅淋漓而没有疼痛了!至于有多欢愉,就看男

人的本事了,因为男人的阳物也同相貌一般,是各不相同的,不仅男人有差异,

女人的丹穴也是各有不同,有十种穴可以称为极品,又叫十大名器。」

沈玥指着左边墙上挂的一列春宫图道:「玉儿,你看这边,这便是女人的十

大名器。」

一枝独秀:从其玉门到秘道的宽度一直没有改变,里外都同样宽度,所以,

很不容易到达花心,其阳物一般尺寸的男人,通常都没办法达到目的,败兴而返,

不过,阳物若是又细又长,彼此便能配达到高潮,因其如竹筒般直深,俗称"

竹筒",这其中的极品在其中还有阻障,更是酷似竹节;

乳燕双飞:穴上无毛,俗称「白虎」。阴丘高高鼓起,两片大阴唇呈半月型,

而且把小阴唇含在里面,左右横跨在根部,彷佛是鸟儿的双翼,直观上饱满丰腻,

漂亮光洁。穴缝呈嫩红粉色的一条线,阴户穴门狭小,穴道也很狭窄,即使分开

双腿也不会露出。这种穴本身已经十分难得,可谓万里挑一。更难得是,需要两

个这样的穴,上下叠在一起玩,才能体会双飞的爽快。而要找出两个一模一样的,

那更是百万人中难一对,可遇而不可求;

三珠春水:「三珠」隐藏于花心,女子情动难耐时,三珠才会凸露出来,兴

奋时穴肉不停蠕动带动「三珠」刺激男子的阴冠。另外,身怀此名器的女子,玉

门紧窄,这样「春水」就不易流出,玉茎浸在其中,会感到异常温热滑腻。但这

种快乐,并不是人人都可以享受的,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普通人也许一下就丢

盔卸甲了;

四季玉涡:其玉门较宽,但进入内部后,却又变得狭小,全体的形状彷佛水

中漩涡,又好似田螺。当门户被敲开之后,玉门便会紧紧关起,将阳物死命钳住,

使得男性的命根子有如吹气的气球般膨胀,被卡紧在玉门关口,除非玉门自动松

开,或者男人十分强悍勇猛,否则没办法拔出,只有向玉娇娘告饶,亦称为「田

螺」;

五龙戏珠:其玉门狭窄、秘道细长,但花心的位置不一定太深。阳物向前插

进时,花心会突然膨胀得很大,而且先端突出,会碰撞到阳物前端的阴窍,其形

状就如巨龙在抢夺红光闪闪的珊瑚,据说历经五次以上强冲才能达到高潮,又名

「龙珠」;

六面埋伏:玉门适当,而且还具「有事即应」的性能,能随着男人的阳物大

小,自由自在地伸缩,构造相当精巧。越过大门,进入大厅,这其间并没有太大

的变化,花心的位置也不会太深,除非是阳物太粗太短,一般说来,都能很简单

地找到花心。经过一般礼尚往来之后,女人的花心口会突然大开,将男人的龟头

紧紧衔住,并缩紧开口,从玉门到四壁到花心前后左右上下夹击男根;另一方面,

玉门也会如牡蛎的硬壳一开一,并且在里面表演超级妙计,因此又称为「蛤蚌」;

七窍玲珑:其玉门略大,花心亦较大。一接触到阳物时,花心口会立刻扩大,

从里面吐出细细的肉针,可以插进阳物的铃口,并不断吸吮。碰到这种情形时,

男人通常都会冷不防地大吃一惊,而其铃口也会被吸吮得门户大开,全身彷佛受

到电击般,麻痹而不能动弹,又如七叶笼草食虫一般,因而得名;

八仙过海:此穴外表看上去玉门小巧,可爱至极,常肉棒刚刚插入时只觉

紧窄舒爽,因其花心隐藏极深,所以更进一步后却发现穴内海阔天空,常人往往

失去方向,欲求花心而不可得,郁郁寡欢而止。只有肉棒粗长者,挺过刚开始时

的压迫之后,再冲刺数十下,才能找对方位,探明桃花源所在,一旦觅到花心,

稍微刺激之下,汹涌的潮水就会滚滚而来,肉棒即如海上扁舟一样风雨飘摇,此

时即真正考验肉棒的耐力和技巧了,男人唯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才能顶住潮水

的汹涌,顺利到达彼岸,俗称「玉瓮」;

九曲廊:其玉门窄小,廊弯弯曲曲,有如羊肠小径,除非男性的阴茎是

特大的霸王号,要不然,是很难探索到花心的。据说极品者有九折之多。如果男

人的阳物尺寸稍小些,在探花心的过程中将会较为吃力,在尚未安抵目的地之

前,早已疲惫得全身软绵绵,根本没力气继续攻城了,普通的俗称「羊肠」,极

品的就是「九曲廊」;

十重天宫:玉门非常狭窄。它构造较特殊,阴道壁上皱褶极多,层峦叠嶂,

它们的分布和形状形形异异,有时还有肉钩,皱褶数过百,层数过三层,初次尝

试犹如披荆斩棘,往往半途而废,不得真趣。不过,一旦碰触到花心,便会突然

产生律动,收缩迅速,穴腔内有强烈的抽搐,强力挤压阳物,而且,女人会不断

扭动水蛇般的腰肢,发出梦呓般的娇声和喘息,辗转反侧,偏身蠕动,这时男人

往往会失去控制,被导入妙不可言的佳境。

以上十大名器,都是天生的极品。

沈玉清听完母亲的介绍后,嘴巴都不拢了,她没想到,女人的丹穴还有这

幺多不同。

看着沈玉清仍然惊讶得说不出话,沈玥开始脱她的衣服。

沈玉清尖叫到:「娘,您这是作甚?」

沈玥似乎没听见一样,说话间,外衫已经被沈玥除去,露出了大红色的肚兜,

丰满的胸部把肚兜撑的满满的。

沈玥手一探,突然抓住其中一个乳峰,遭此突然袭击,沈玉清竟不知所措,

她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被人抚摸酥胸,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母亲。

沈玥笑道:「我的女儿真的是长大了,双乳都快超过娘亲了,一个手都握不

过来,娘在你这般年纪可没有这幺大!那小子有福气咯,可以享受你的身体。」

沈玉清俏脸滚烫,弱弱地道:「娘,您为老不尊,总是作弄取笑女儿。」

沈玥亲了一口沈玉清滚烫的脸颊道:「这有什幺取笑不取笑的,这里只有我

们母女二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况且,娘说的也是实话,早晚都会有男人来

享受你这迷人的身子。你此番来,莫非是为情所困?」

「哪……哪有。」沈玉清断断续续的否认着。

原来沈玥一边聊天,一边时而轻柔时而大力地揉搓着沈玉清的乳峰。

沈玉清此时眼神迷离,满脸通红,脑海中又不自觉地浮现出了朱三猥琐又淫

邪的目光,让她更是难以自制。

沈玥见女儿已经动情,玉手逐渐往下探,滑过平坦的小腹,慢慢的脱下了沈

玉清月白色的亵裤。

阴部传来丝丝凉意让沈玉清从迷离中清醒过来,惊觉自己已然赤裸的沈玉清

急忙捂住自己的私密处,嗔道:「娘,别这样,好羞……」

沈玥知道此时不能退让,必须让玉清跨越这个心坎,索性一把将女儿直接推

倒在圆床上,拉开捂住花穴的小手道:「在娘面前有什幺好羞人的?你一出生娘

就看过了,还有什幺好遮的,娘要仔细检查,待会你自会明白其中奥妙!」

当看到整个花穴后,沈玥不由得赞叹地惊叫起来,禁不住伸出手指去一探究

竟。

沈玉清的花穴生得极为精致,雪白的耻丘高高隆起,上面没有一丝杂草,如

同刚出炉的白馒头一般,两片饱满而肥厚的肉唇紧闭着,将嫩红色的小花瓣牢牢

夹在中间,只露出一丝丝在外面,却更让人心生向往。拨开花唇,一条细微的裂

缝显露出来,底端是一个小小的孔洞,鲜嫩无比,犹如初生婴儿的小嘴一般娇小

可爱!

沈玥用手指轻轻拨弄着花唇,不到片刻,紧闭的花唇竟然如花朵绽放般分了

开来,而且还微微发湿,沈玥情不自禁地贴了上去,轻柔地舔弄着粉嫩的花瓣,

只见隐藏在花瓣顶端的珍珠花蕊渐渐露出头来,美得让人心醉!

沈玉清被母亲如此逗弄,只觉得一股股电流从花穴处激荡开来,身体瞬间变

得酥软如泥,虽然她拼命地想夹紧双腿,双腿却不听使唤,反而越张越开了!

沈玥一边暗叹女儿身体的绝美和敏感,一边加快了口舌挑逗的速度,灵活的

香舌迅速地反复扫舔着湿润的花涧,同时大口吮吸着满溢的花汁。

沈玉清已被情欲完全占据,她只觉酥胸胀鼓鼓的,极其难受,双手不自觉地

爬上了乳峰,揉捏着丰满白嫩的乳肉,同时娇躯如蛇般扭动,媚眼似睁还闭,鼻

尖冒汗,檀口微张,吐气如丝,呵气如兰,发出一阵阵梦呓般的呻吟声。

沈玥吸吮品尝着花汁淫水,只觉并无常女人的骚腥气味,反而略带芳香,

入口还带着略微的甘甜,这才相信,当初人魔所说非虚!

沈玥一口含住鲜红欲滴的珍珠花蕊,手指轻轻探入了沈玉清狭窄的花穴,手

指进入大半后,终于探到了一层晶莹剔透的薄膜,毫无疑问,那就是象征女子贞

洁的处女膜。

沈玥小心翼翼地抽插着,只觉花穴内的嫩肉紧紧缠了上来,包裹住纤细的手

指,让沈玥抽插都变得很艰难,她既不能太过用力,捅破处女膜,又要刺激起沈

玉清的欲望,这个分寸,只有久经风月的女人才能把握好分寸。

此时的沈玉清感到全身绵软无力,随着手指的进进出出,下身传来一阵阵酥

麻的感觉,口中开始无意识的呻吟:「嗯……啊……再进去点……好舒服!」

沈玥感叹着女儿身体的敏感,加快了手指进出的速度,一波波温热的淫水随

着手指进出泄了出来。

见时机成熟,沈玥更加用力地吮吸暴露的珍珠花蕊,直吸得沈玉清浑身发颤,

纤腰不自觉地弓了起来,口里呼喊道:「啊……好痒啊……好舒服……」

受到了强烈刺激的沈玉清,忘情地大声呼喊起来,大约过了一刻钟的功夫,

随着一声短促的尖叫,沈玉清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真正的高潮。

这段时间来,沈玉清一直过得十分压抑,但所有的压抑都在高潮中释放了,

原本疲乏的身心也得到了彻底的放松,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沈玥见女儿如此畅快淋漓,心中也觉欣喜,她细心地替沈玉清擦干身体后,

给她盖上了被褥。

沈玉清悠悠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沈玉清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发现依旧躺在密室之中,昨天发生的事恍如南

柯一梦,她下意识的喊:「娘,你在哪儿。」

说来也巧,这时,密室的门打开了,沈玥只穿了一件纱衣,款款的走了进来。

温柔的问道「饿了吧,你可是整整睡了一天一夜,来,娘做了你最爱吃的清

蒸鱼,快吃吧。」

沈玉清这才觉得腹中饥饿难忍,二话不说,立刻吃了起来。

吃完后,沈玉清去温泉泡了一澡,洗净身上污垢,等到密室,沈玥已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